小米IPO确认同股不同权:雷军持股 28%,表决权超过 50%

A-A+
IT生意场摘选 小米 雷军


 

  尽管小米从未确认过上市的传言,但去年十二月以来,单单小米的市值便已经有680亿美元、10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三个版本。

  上周雷军对硬件综合利润率的承诺以及两位创始人的离开,也被看做是上市前最后的造势与调整。

  5月3日,小米公司提交招股书,确认将在港交所上市,但没有说明是否会以CDR的形式在A股上市。

  4月30日,港交所“同股不同权”制度正式生效,小米成为首个尝鲜的公司,小米股票分为A类股份及B类股份。对于提呈本公司股东大会的任何议案,A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0票,而B类股份持有人则每股可投1票。

  在股权结构上,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雷军持股比例为31.4%,如计入总股本ESOP员工持股计划的期权池,则雷军的持股比例为28%。通过双重股权架构,雷军的表决权比例超过50%,为小米集团控股股东。

  据招股书显示,小米公司2017年的营收达到1146.25亿人民币,比2016年增长67.5%,经营利润为122.15亿元,是2016年的3.2倍。

  这一成绩并不令人意外,早在2017年10月,雷军便已经宣布公司提前完成千亿营收的年度目标,也被看成是小米去年触底反弹、绝地求生成功的标志。

  不过,倘若把小米看成一家硬件公司,这样的利润并不足以支撑传言中任何一个市值。倘若小米能够冲击到千亿美元的市值。

  雷军曾被成为“雷布斯”,但在市值计算上,他并不打算学习苹果。他有自己的计算方法。

  2012年第三轮融资时,雷军曾如此解释自己的高估值:现在的小米如同“两岁的百度、两岁的阿里巴巴”。对其的估值依据的不是市盈率而是“市梦率”,投资人看中的是未来的“大故事”而非现在的小米。

  现在的小米是手机公司。手机等硬件收入依然是小米的支柱。但手机不是小米未来的“大故事”。上周,雷军承诺说小米公司的硬件综合利润率不超过5%,从招股书来看,小米的硬件生意的确不太赚钱。尽管小米2017年卖出了9141万台手机,拥有超过1亿台激活设备,但它们统共带来了90.52亿的毛利,毛利润率不过17.1%。

  但小米更愿被看做是互联网公司。2017年,互联网服务为小米带来了98.96亿的收入和59.61亿的毛利润,毛利润率达到60.2%。2015年以来,小米互联网服务的符合增长率达到74.79%,即便2016年手机出货量不佳,也没能影响它的增长。

  小米在招股书也提到,每个用户带来的平均互联网收入已经从2015年的28.9元增长到2017年的57.9元。这一数字讲述的故事是,小米的每个用户带来的都不止是一次硬件购买的收入,而是可以持续下金蛋的鹅。所以当初雷军对前国美董事长陈晓说,“小米有7000万用户,每个用户的价值380美元,这样算下来,小米市值300亿美元。”

  如今,MIUI的活跃用户达到了1.9亿。

  小米还有一个刚写下开头的故事:新零售。

  去年新零售概念火了,雷军也经常提起说这是小米最先提出的概念。在招股书里,新零售被称作“增长策略的核心组成部分”,但多数时候,它只是作为小米的分销渠道出现,雷军也在2017年第四季度表示,小米之家两年内现在不会对业绩产生帮助,根据计划,小米之家要到2018年开始放量,并在五年内营收突破100亿美元。目前来看,小米之家仍是一个待实现的“梦”。

  招股书里反复提到,小米不是一家硬件公司,而是“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”,是“以手机、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”。言外之意是,不能用手机公司的估值方式来衡量小米,而要看看互联网公司。

  不过,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并非没有瓶颈。互联网服务的基础依然是硬件带来的用户,但小米多数手机用户的付费能力依然有待提高。同时,小米依靠深度定制安卓系统来获得收入的方式,在越来越被看重的海外市场也可能受到限制,因为在那里它要面临谷歌的竞争。

  目前,小米没有公布上市的确切时间,但据预计,小米将于六月底七月初登陆港交所。(36氪)

  韩洪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