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腾大战: 说“不”的底气与说“不”的权利

A-A+
IT生意场摘选 今日头条 腾讯


 

  绝大多数情况下,不允许竞争对手的产品在自己平台上出现并不是不正当竞争行为,只是一种商业策略。用户的钱或时间或注意力有限,争夺本身就是排他的,无可厚非的,国内外众多互联网平台都是如此

  “关键性设施”有两个必要条件:竞争对手必须获得该设施才能正常经营;由于技术或成本的原因,竞争对手自己无法复制,或者复制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。

  2018年5月31日,头条和腾讯手拉手一同走进海淀法院,相互起诉。一个要求赔9000万元,一个要赔1元。双方的目标显然都不是钱。

  给这次的纷争套上“平台开放还是封闭”的帽子似乎有点大,因为开放和封闭通常是指iOS和安卓这样的操作系统之争,而头条和腾讯这点事还够不到这样的高度。因此,是否允许对方的链接出现在自己的产品中这种行为,我们暂且称之为“兼容”,虽然这种行为在法律上是否等同于不兼容还存在争议。

  谁需要与别人兼容

  兼容是一种历史悠久的竞争策略,Intel和AMD两家CPU的封装规格、存储卡的尺寸大小、打印机能否使用其他厂商的硒鼓墨盒、WPS能否完美呈现Word的排版格式,这些随处可见的例子都是厂商兼容或不兼容的策略。竞争对手之间不兼容的情况除了极少数是因为技术和物理差异之外,绝大多数都是人为设置的,即故意的不兼容策略。

  是否与对手兼容取决于谁更需要谁,只有WPS是否能够兼容Word的问题,而从来没人问Word能否兼容WPS,道理就是这样。

  在互联网世界中也是如此,当一个APP拥有了天量用户、成为领域老大时,其他APP都纷纷把它加到自己产品的“分享、转发”功能中,作为提高自己产品用户体验的一个手段。

  所以,两个APP之间谁和谁兼容,是自己的选择,取决于谁更需要谁。

  两情相悦才能天长地久,哭着喊着要求对方喜欢自己,这样的感情是悲剧。

  在流量为王的天空下,内容分发平台是否加入分享转发到社交平台的功能,是个十分纠结的抉择。一方面内容分发平台希望通过增加这一功能吸引用户,延长自己APP的使用时长,另一方面,却又担心这么做会使自己的部分流量跑到社交平台上。

  这种心态有点“别人的便宜自己不占白不占,自己的便宜打死不能让别人占”的意思,不友好,更不健康。连苹果都不得不认可合作共赢的道理,从什么都自己玩,转向使用Intel的CPU,然后可以在Mac上装Windows,前几天还在iOS的公众号里恢复了直接赞赏功能。

  你再高冷,高得过苹果吗?

  金拱门里永远只有可口可乐,KFC里也永远只有百事可乐,这算不算不正当竞争?家乐福里也不会卖“惠益”(沃尔玛的自有品牌)的东西,这算不算不正当竞争?

  它们并不担心因为缺少一个牌子的可乐而流失客户,它们比拼的是食物、位置、氛围、服务等,可乐只是个配角,没那么重要。

  同样的道理,一个内容分发平台前景怎样,取决于“内容”是否受用户喜欢,和“分享、转发”功能关系不大。

  危机之下得抓主要矛盾,解决自己的核心问题。

  可以不兼容吗

  “头腾大战”中冒出来一个“互联网基础设施”的称谓,看到这几个字我首先想到的是联通、电信、移动它们的铁塔、交换机、路由器什么的,这些真是我们只要上网就离不开的基础设施,因此有了“网络中立性原则”的说法,意思是这些网络运营商对不同来源的网络流量应保持中立,不能有差异化待遇,否则被歧视的网站、APP就没活路了。是啊,如果连网络都不给接入,或者接入带宽小得可怜,还做什么互联网+?

  很多人认为针对运营商的“网络中立性原则”十分有道理且必要,可惜不久前刚被特朗普总统给否定了。

  实际上,“关键性设施”(essentialfacility)可以更为准确地表达“互联网基础设施”这一概念,在著名的AT&T(美国电报电话公司)反垄断案中表现得最为典型。

  AT&T源自贝尔公司,就是那个发明电话的人自己的公司。在发明专利的保护期内,贝尔公司已经建立了完整的本地电话网,以及基于本地电话网基础上的长途电话网,成为行业老大理所当然。

  后来一家叫MCI的公司掌握了可以无线传音的微波通信黑科技,于是MCI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(FCC)申请了业务牌照,在华尔街上用美丽的故事打动了投资者的心,打开了他们的钱包,融来了华尔街上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钱:1.1亿美元,开始大张旗鼓地在美国扩展基于微波通讯技术的长途电话业务,那是1972年。

  MCI遇到了一个难题,它必须接入AT&T的本地电话网才能与客户联通,可是AT&T各地的工作人员却百般刁难,十分不合作。可以理解:你是来和我抢食儿的,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?

  几年时间过去了,在AT&T的“关照”下,MCI的业务进展迟缓,远远落后于预期,投资者表达出严重不满。

  压力山大的MCI无奈之下向FCC投诉,就此引发了美国政府对AT&T的反垄断诉讼,结果AT&T被拆了个七零八落。本地电话网由7个拆出来后各自独立的“小贝尔”公司运营,AT&T只能运营长途电话业务,并且法庭要求7个贝尔葫芦娃不得对AT&T和其他长途电话公司有歧视性的差异化待遇。

  法庭认为AT&T掌控的本地电话网是长途电话业务的“关键性设施”,不接入本地网络长途电话就没法运营,而MCI自己再重新竖电线杆子,建设一个本地电话网既不可能(太贵),也没必要(浪费),所以要求AT&T必须向MCI开放本地电话网。也正是为了解决被迫自己打自己的尴尬,法庭把AT&T拆分,把本地和长途两种业务独立开来。

  “关键性设施”有两个必要条件:竞争对手必须获得该设施才能正常经营;由于技术或成本的原因,竞争对手自己无法复制,或者复制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。只有同时具备了这两个条件,关键性设施的拥有者才必须向竞争对手开放,不得拒绝竞争对手的接入,但有权做出某个资源是不是“关键性设施”判定的,通常是行业监管部门或法庭,不能是竞争者自己。

  按照这两个标准看看社交平台是否符合。头条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离了微信和QQ就不能活吧?事实也是如此,头条并不是基于社交起家的,完全在另一个领域。

  第一条不符合,第二条也不用讨论了。“关键性设施”标准在这里完全不适用,腾讯没有义务非要与其兼容。

  绝大多数情况下,不允许竞争对手的产品在自己平台上出现并不是不正当竞争行为,只是一种商业策略。用户的钱或时间或注意力有限,争夺本身就是排他的,无可厚非的,国内外众多互联网平台都是如此。

  头条其实也是这么做的,不要说推广了,连正文中出现“微信”两个字都可能通不过审核。

  但是,只要求对方与自己兼容,而闭口不提自己针对别人的不兼容行为,特别是基于不完整的事实提起诉讼,混淆公众对事实的了解,反倒是有些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了。(曲创/第一财经日报)

  (作者系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