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聘们的野望与前程无忧们的对抗

A-A+
IT生意场摘选 猎聘 前程无忧


 

  处于跑马圈地阶段的在线招聘行业,最近热闹异常,新秀与传统平台间的对抗变得激烈。

  6月29日,猎聘创始人兼CEO戴科彬在港交所敲钟时,竖起大拇指,至此在线招聘领域的“搅局者”猎聘(06100.HK)母公司“有才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”,正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。猎聘上市似乎刺激到业内的两大传统平台,其上市前后几天,成立20年之久的招聘平台前程无忧与智联招聘的老大们,罕见主动发声。

  无独有偶,世界杯期间BOSS直聘洗脑广告,虽遭低俗质疑但确实刷了一把存在感。创业者王吉告诉经济观察报,BOSS直聘广告上线前,他一天能收到一两封简历,广告上线后,数量增长到一天六七封。

  新秀正在发起挑战,传统平台早有危机感。“有些小小的压力,”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专访时,智联招聘执行副总裁孙群坦承。但他认为,招聘是结果导向的行业,这一点上,传统平台依旧占据优势地位。

  猎聘创始人戴科彬则对记者强调,这个市场潜力巨大。招聘背后广袤的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是新秀们瞄准的“肥肉”。“包括整个人才服务的供应链,我们现在每个部分都有布局。”戴科彬说。

  回到眼下,最重要的还是生存。采访过程中,多位采访对象不约而同都提到了招聘企业生存的艰难。

  “招聘行业的指标太透明太残酷了,我们每年都是在竞争很恶劣的情况下存活下来,”前程无忧首席运营官简思怀说。孙群向记者分析,原因之一在于之前国内企业服务市场的不标准化。但随着市场变化,孙群认为,5年以后,BAT、TMD之外,也会出现招聘行业的巨头企业。

  新秀猛烈进攻之下,传统平台在防守中尝试改变。对抗与改变间,这个被视为“上古模式”的互联网细分行业,渴望着更大的生存空间。

  新秀的野望

  “等这次到期,我打算把付费停了。”王吉创办了两家中小型公司,有60人左右的员工需求。为找到这些人,他每年在各大招聘平台上付费超过5万元,但他计划,以后不在任何一家传统平台付费了。

  新秀平台是王吉之后招人的首选。当前,招聘新秀正不断崛起。6月29日,猎聘在香港上市,当日市值为156.6亿港元,与成立20年的美国上市公司前程无忧相比,份额并不算小。世界杯期间,BOSS直聘成为热议的对象,尽管被吐槽为“洗脑”广告,但多次上了微博热搜,并有明显成果。

  商业世界里从不缺挑战者,尤其对于不擅改变者。2014年,华平投资7000万美元领投猎聘C轮,在IPO前持股23.89%。猎聘上市前几天的采访中,华平投资合伙人丁毅告诉记者,他看好新兴平台的新模式,“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,原先三大招聘平台互联网招聘的模式基本没怎么改变过,产品过老。”

  最近跳槽到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石姓女士说,她三次跳槽经历,分别入职世界500强公司,金融公司与互联网金融公司,使用的都是猎聘。“智联招聘和前程无忧里,至少薪酬看起来不是特别够。”

  上述石姓女士最近一次跳槽薪酬为年薪80万元。但她也发现,猎聘只对某些特定行业有吸引力,其丈夫在培训行业,他同样在猎聘投送简历,却“一直没人理他。”

  中高端人才是猎聘抓住的一个机会,也是其招股书里最有说服力的故事之一。这家2011年上线的互联网招聘平台,2016年成为国内招聘领域的独角兽企业,估值超过10亿美金;两年后,猎聘成为第一家登陆港股的招聘平台。

  在猎头顾问李铭看来,猎聘的模式并不新鲜。李铭早些年从事过人力资源工作,当时就接触过智联招聘、前程无忧、中华英才网的高端猎头模式,但她告诉记者,相对比还是猎聘的产品更好用一些。

  发起挑战的还有58同城。目前,58同城覆盖了58招聘、赶集网招聘、中华英才网、招才猫四大招聘平台。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在一次采访中公布的数据是,58招聘每年为3亿人次用户提供就业机会,招聘业务范围覆盖全国500个城市。

  王吉的付费项目中,很大一部分付给了58同城。他有一家高端家政公司,需要大量家政服务人员,而这部分人员,基本只在58同城投放信息。为了获得这些信息,王吉每年需要支付58同城12800元的费用。

  “58同城会对主打中低层的招聘网站带来很大冲击。”猎聘创始人戴科彬向经济观察报表达了这样的观点。

  新秀们更看重的是,招聘平台是一个打开人力资源服务的通道。“包括整个人才服务的供应链,我们现在每个部分都有布局,”戴科彬说。丁毅也有同样的想法,“如果向企业服务,通过一个抓手抓住了,可以衍生做很多,比如说薪资服务、福利、培训、派遣等等,这是非常大的市场,”衍生服务的前提是得到企业的信任,这时招聘就至关重要,“抓住HR的话,有一个信任在里面,可以切入做更多其他的事情。”

  老将的对抗

  面对挑战者的冲击,简思怀早有应对。去年,以简思怀为主导,前程无忧1.2亿美元投资招聘新秀拉勾网,获得拉勾网60%的股权。更早些时候,前程无忧收购“应届生求职网”以及专业人才测评机构“智鼎在线”,被业界视为老牌招聘网站的革新。

  智联招聘变动更大。去年9月30日,智联招聘宣布完成所有私有化交易,从纽交所退市。孙群告诉经济观察报,私有化的原因之一是为了未来,“招聘行业过去十年是看现金流,未来要看速度、增长,和量。”他认为,退市后,智联招聘能做一些与未来增长速度有关的事情,而不再因股价波动的影响只关注当下业绩。

  前程无忧与智联招聘,都是中国互联网早期就已经成立的网站。智联招聘成立于1997年,前程无忧成立于1999年。当时国内同期诞生的互联网企业包括互联网巨头百度、腾讯、阿里巴巴,以及四大门户。

  与同期诞生的互联网公司相比,招聘行业的增长并不引人瞩目。前程无忧于2004年上市,当前市值为60亿美元。对比当年同期公司,招聘行业明显落后了。

  招聘新秀的冲击,对于智联招聘这样的平台而言,是机会还是挑战?“他们进来后,会让我们有前进的动力,”孙群告诉经济观察报。

  与新秀相比,能让这些传统招聘网站感到安心的,是他们20年间所积累的企业资源,企业HR是他们服务的直接对象,通过数千人的销售团队直接服务企业,他们与企业保持了良好关系。目前前程无忧有效简历数为1亿份,日均访问用户2000万,一天在线职位接近700万条。智联招聘有415万个企业活跃用户,其中包括超过80%的世界500强企业,每天发布的新增岗位有63万个,过去一年,有5600万人通过智联招聘获得面试机会。“目前的行业壁垒还是数据规模,”孙群说。

  “来自B端的毛利,在行业里算暴利。”简思怀说。前程无忧财报显示,2017年,前程无忧总营收为人民币28.8亿元,比2016财年增长21.4%;2018年第一季度,前程无忧总营收为人民币8.1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33.5%。

  智联招聘没有公布最近一年的数据,但其官方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是,目前年付费在20万元以上的企业数量超过15000个,并且企业数量、用户数量还在增长。

  招聘行业主要商业模式还是向企业收取费用。新入场者也不例外。猎聘通行的模式是,招聘平台设计不同套餐产品,向企业人力资源部门提供求职人员简历,企业人力部门根据需求支付不同费用。根据猎聘招股书,猎聘每个套餐通常费用在1年1万元至4万元之间。

  企业服务领域,前程无忧与智联招聘也早已入场。简思怀告诉记者,前程无忧主要收入来源于企业服务,基本上达到100%的比例。企业人才招聘之外,企业人力培训、测评、人事外包等已成为前程无忧最大业务。

  与前程无忧相比,智联招聘有了更多战略转型。2017年7月起,智联招聘停止向企业收取发布费用,智联招聘认为,这可以建立开放的人力资本生态,帮更多中小企业降低门槛。这一决定减少了近20%的直接收入来源,但试验后孙群发现,这让智联招聘收入增长更快,且面对的客户市场更大了。

  赢家不通吃

  孙群加盟智联招聘前,有多年国外咨询机构工作经历,去年选择加入智联招聘,他看好的,是招聘行业未来的增长。

  “用户市场变化很大,以前用户六七年换一次工作,现在一两年就换,”随着用户更换工作频率的增加,用人企业招聘员工的需求也同时增大,孙群认为,现在是招聘行业可以做大的一个机会。

  王吉创业后发现,招聘是一个长期的刚需,“以前不知道还要在这里花这么多钱,”王吉说,但这笔钱,他必须出。

  几天前,猎聘在一众新秀中抢先上市,暂时占据了领先位置,戴科彬所看好的,也是中高端人才的未来市场。灼识咨询数据显示,2013年至2017年,中国城市地区中高端人才总数由5160万增长至7660万,预计2022年达1.2亿人。年复增长率为10.2%。

  戴科彬告诉记者,仅2017年,中高端人才就有967亿元的市场规模,“这个市场其实蛮大的。”

  回到当前,老将与新秀均面临生存挑战。传统企业有资源优势,但用户体验上,似乎落后了一个时代,逐渐丧失年轻用户群体。“你简直无法想象,现在还通过发邮件的方式回馈信息,并且界面不能自动适应屏幕,看起来很费劲,”王吉这样吐槽一家传统招聘平台。

  新秀的体验普遍偏好,更适应喜欢频繁换工作的年轻人的需要,但新秀一般都是垂直领域突出,猎聘垂直于中高端人才,58擅长聚集蓝领人才,拉勾网专注于互联网行业招聘,成为巨头的路上,新秀招聘平台横向拓展性也需要等待验证。

  “不管猎聘还是其他招聘平台,怎样保证持续的求职者数据,对猎头和企业都是最具吸引力的。”猎头李铭认为。

  数据与技术被多家招聘企业定义为今后发力重点。最近一年内,智联招聘的技术团队每过4个月就会人数翻番,孙群说,有了海量数据之后,更重要的是让数据互相适配,让企业找到想找的员工,让人才找到想要的工作,这些,都需要技术支持。

  猎聘上市后,募集资金主要发力点之一也是技术。戴科彬把产品技术排在第一位,“分公司很多,只有研发中心设置在总部。我会只抓研发,投入大量时间、精力、人力、物力,搞产品研发数据,这是我的核心。”戴科彬告诉记者。

  新秀猛烈进攻,老将在防守中改变。招聘赛道上,很长一段时间内,新秀与老将持续共存,这也是行业特色之一。“这个市场不会赢家通吃,”戴科彬认为,招聘或者说整个人才服务市场,拼的是效率、服务和质量,而不是拼资本,这与大多数互联网企业不同,很难一家独大。

  前程无忧与智联招聘两家和平共处了近20年,现在,新秀不断成长,局面有了新改变——这未必不好,按照孙群的说法,更多玩家在行业里竞争,才会让市场有更多新机会。“我们非常看好HR赛道,并认为其中可以跑出几个巨头企业,”投资人丁毅的说法,或可折射出当前招聘从业者的心态。(经济观察报)

  作者:任晓宁